创始人被外资赶出局?“引入资本”怎么就成了“引狼入室”?

道君说财 阅读:89048 2021-01-04 18:00:13

每有品牌与资本“联姻”,那场景总是极其美好,或许当时双方每个人都在畅想:自此前路通顺,再无波折,你我必将共筑繁荣,共享盛景。

但现实却并非如幻想般美好,在品牌与资本的“联姻”之后,究竟是携手并进,获得双赢?还是因爱生恨,不欢而散?故事的结局又有谁能预料的到呢?

而那些资本与品牌之间翻车大战的恩怨故事,在食品行业中从来就不乏典型案例,就像已经淡出我们视线很久的“大娘水饺”,如果当初没有和资本联姻,或许大娘水饺现在依旧维持着自己“家族企业”的状态,又或许已经发展到和三全、思念并肩天下的繁荣......

被“煮坏”的大娘水饺

引入资本却成“引狼入室”

1996年,创始人吴国强在常州商业大厦美食园开了一家饺子馆,之后,为了发展的更好,他将店铺名字正式更名为“大娘水饺”。

在吴国强的带领下,大娘水饺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成为中式快餐行业的领军企业,2013年的时候就在全国开了四百多家门店,每年营收能达到15亿元。

生意越做越大以后,吴国强就想,既然店越来越多,那自然就需要更大的经营团队来带领,考虑把企业交给更专业的团队,吴国强就引入了欧洲私募股权基金公司CVC资本,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本想借此让企业发展再上一个台阶,怎料到却竟是“引狼入室”,亲手为自己埋下了后患。

2013年,CVC收购大娘水饺,CVC拥有将近90%的股份,吴国强仅仅占10%。之后,曾经在必胜客和肯德基担任过品牌企划副总裁的黄再德担任CEO,双方之间的和平期还没多长,资方管理团队与创始团队的矛盾很快就显现出来了。

要知道,西方快餐与中国餐饮的经营理念与模式是完全不同的,CVC收购大娘水饺以后,就立即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全部引用西餐的经营方式,虽然吴国强提出了异议,但在大娘水饺被收购后吴国强就像一个“空壳子”已经没有了话语权,此时他的异议也早已没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了。

而且,在CVC收购之前,大娘水饺是家族企业,资本方接手之后,必然会按照现代化企业的方式去改变公司管理架构,也必定会以资本利益为先对企业的经营做出变革。据了解,CVC为了提高大娘水饺的营收,开始偷工减料,在价格不变的前提下将水饺重量从每个20g下降到17.5g。

此外,再加上各种节省成本唯利是图的资本操作后,消费者对大娘水饺的信任也在慢慢流失,也直接导致了第二年的时候大娘水饺只是上一年营收的80%,营收不但没有增长,还下降了20%。而吴国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创办的企业一步步走向没落却无能为力。

然而,可悲又可恨的是,在这个时候,CVC已经察觉到大娘水饺的品牌价值没什么用处后,开始将大娘水饺出售给了国内的格美集团,股权交易后,CVC迅速离场。这就是一些资本机构的真面目,在你有钱赚的时候,收购你,品牌价值削弱的时候,迅速套现离场,最后一地鸡毛。

资本之殇的前车之鉴

“俏江南”变俏江“难”

其实,CVC在 餐饮业的“无理操作”也已不是第一次了,与多数创始人引入资本的案例一样,大娘水饺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同样是CVC,同样是对赌失败,同样是资本方“天使”变“魔鬼”,同样是创始人被赶走,俏江南可以说是大娘水饺的前车之鉴,或者也可以说,大娘水饺是步了俏江南的后路。

作为中高端餐饮的代表,俏江南曾一时风光无限,不仅是北京奥运唯一的中餐服务商,还成功进驻了2010年上海世博会场馆,其创始人张兰也登上了2009年胡润餐饮富豪榜名单,排名第三名,财富估值为25亿元。

2008年,张兰结识了鼎晖创投的合伙人王功权。当年9月,俏江南与鼎晖创投签署增资协议,鼎晖创投注资约合2亿元人民币,占有俏江南10.526%的股权。

不过,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鼎晖入股时,投资条款中设有“对赌协议”:如果非鼎晖方面原因造成俏江南无法在2012年年底上市,那么鼎晖有权以回购方式退出俏江南。正因为这个条款的约束,俏江南不得不加速自己的IPO进程。

2011年3月,俏江南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于A股上市的申请。但天有不测风云,上市申请提交之后,监管层冻结了餐饮企业的IPO申请。2012年1月30日,中国证监会例行披露的IPO申请终止审查名单中,俏江南赫然在列。

上市失败后,俏江南饱受资金压力,不得不继续寻求资本的帮助。

2014年4月,欧洲私募股权投资机构CVC宣布,正式入主由张兰创办经营的俏江南,成为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82.7%,剩余股权,张兰持股13.8%,员工持股3.5%。

在CVC控股俏江南后,鼎晖也正式抽身退出,CVC表示,张兰会继续留任俏江南董事会主席,仍是股东之一,张兰也表示,相信这一合伙关系“将带给俏江南一个光明的未来”。

但光明的未来并没有到来。2014年、2015年,公款消费的几近绝迹加之经济增速的放缓,CVC所期望的依靠俏江南的现金流来偿还并购贷款的设想无法实现,未能依约向银团偿还约1.4亿美元收购贷款,于是银团授权香港保华有限公司代表于2015年6月23日出任俏江南集团的董事。

至此,张兰彻底出局,二十多年辛苦创业,最终被资本逼迫的节节败退,落得从企业“净身出户”的下场。

俏江南创始人张兰

与资本之间的博弈

从来就不是那么简单

踢走俏江南张兰,又赶走大娘水饺吴国强,其实,食品企业中本土品牌被外资收购的太多太多,双汇、哈尔滨啤酒......那些前车之鉴就像一把利剑一样,映衬着企业与资本打交道时对游戏规则认知的不足,同时还夹杂着高估值预期下的进退维谷。

但是,在食品界中,有一个特殊的例子——老干妈,在这个资本诱惑满天飞的食品市场中,坐拥国民辣酱行业头牌的老干妈却依旧坚持稳扎稳打的经营理念,坚持“不贷款、不参股、不融资、不上市”的四不原则。

或许老干妈比任何人都明白,一旦为资本打开了这个门,心怀不轨的各类“牛鬼蛇神”就进来钻空子了,他们会站在自己资本的利益上各种套路你,这里这个规矩、那里那个规矩、这个法、那个规,到时候企业的控制权被分散,其他人利用这个企业做各种各样的运作,最终背锅的还是自己。

所以,为了不让老干妈“死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股权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拿到唯一的话语权,才能把控好“老干妈”的生死,这或许也正是“老干妈”这么多年能够始终抵挡诱惑坚持“四不原则”的原因吧!

结 尾

巴菲特有句警示名言:“要避免从杠杆收购公司手中接手企业”。

对于已经虎视眈眈站在食品市场门口的资本掮客而言,杠杆玩的好,四两可以拨千斤,但对于迷信“外来和尚好念经”的企业而言,若陷入收购者利用交易制度与资本规则漏洞而设置的圈套中,那结局必将使个人和企业一同陷入地狱。

因此,企业家选投资人就像选如意郎君,不能盲目接受资本,一定要在保持创业激情的同时,保持一种理性和定力,要明白的是,那些资本能够如何成就你,就可以如何毁灭你,而且会以比成就更快的速度。

纳食综合自公开信息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