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上半年山东GDP3

冷先生商业视界 阅读:92045 2020-12-31 15:01:23

山东是中国经济排名第三的省份,但长期以来很多人把这里和葱和蓝翔画上等号。

2020年上半年山东GDP3.3万亿,比排名第四的浙江规模高出4亿。

为什么人们对山东有这么不符合事实的印象?今天我们窥视豹子,从济南和青岛山东双子星探索齐鲁的秘密。

。 01

首先用历史数据说话:1983年,中国以工资制度改革为号角,吹响了城市经济改革的序列。当年山东全省GDP为459。81亿人,第一次也是全国唯一的问题,这个成绩3年后超过江苏省。

改革开放初期,山东家底比全国充实,根据《山东统计年鉴2009》(01)公开的数据,1978年前山东第二产业在总产值中一度超过50%,同期全国平均水平在45%左右。

第二产业的发展一定会带来制造业的聚集,最具代表性的城市是青岛。

上世纪90年代,海尔、海信、澳门、双星、青啤酒5家企业被称为青岛制造的金花,青岛本身也被称为中国品牌之都。

其理由实际上很难找到

第一,山东与日韩相邻,天生有吸引外资的优势

其次,山东矿产资源种类丰富,储藏量大,不从事制造业完全暴露天物

第三,也是人们最容易忽视的地方,山东国有企业规模适中,尾大也不太弱,容易纳入市场经济轨道,青岛作为山东基础最好,是天然良港沿海城市,经济容易提高水平。

但山东截止到1978年累计有7100万人口,全省山东丘陵,即泰山所在的主山脉分为两个地理单元。

这要求山东这个人口大省在西部地区再找一个城市拉动经济。否则,无论如何支撑不了中国前三名的经济排行榜,这个光荣的使命自然落在省会济南。

现在问题来了,以青岛为首的山东沿海城市引导出口的制造业,济南在做什么呢?依葫芦画葫芦做对外贸易型制造,一定与青岛同质化竞争,不能胜过青岛的概率很高。

实际上,历史上济南的政治地位并不特别高,属于大县,在冷先生之前的文章中,县在封建时代的经济意义是农副产品的集散地,这一特性在改革开放后得到了很好的继承。

这里一定有人问。不,济南总之是省会城市,制造业也很发达,成为农业中心了吗?我们讨论城市经济发展的背后,城市不能讨论城市,而是要看经济腹地。

济南的腹地在哪里?西方,华北平原。

从地域分布来看,以供给优势指数为参考,全山东82个农业产能评价强或强的区县中,三分之二来自鲁西北平原和胶济平原。

根据国家公布的数据,2019年山东省农产品出口额为1234。5亿元,连续21年居中国首位。

再细分一点,山东往年蔬菜产量超过1亿吨,省力占全国15%的规模,其中7成以上销往省外。

这么大规模的农业生产当然不能挤在中部丘陵以青岛为中心的半岛沿海。全面控制农业生产的重任,不是济南。

沿海机械制造,内陆商品农业,改革开放后相当长时间,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经济发展案例,根据地区特色发展特色经济,保证山东经济发展的下限:全省无限县。

由于多年的产业布局,山东省政府呼吁平衡发展的口号,到2011年黄青两项战略相继出台,这项平衡政策达到顶峰。

。 02

2009年12月3日,国务院批准《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发展计划》,2011年1月4日,国务院批准《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发展计划》,两份文件长,大致意味着继续产业优化升级,最引人注目的是

两项计划都避免了省会济南,只有一项包括青岛。

我们中国人经常说寡妇不患不均。但是,过于平均也容易引起吃大锅饭的问题,现在我们继续回济南。

2009年济南全市GDP3331亿元,山东省为33805元,折算前者只占后者的9元。8%,换句话说流行点,山东省省省会的第一位度只有9。8%;在全国排名中排名靠前。

以前,济南城市腹地在西华北大平原,在同一地理单元内,济南的实质竞争对手是450公里以外的郑州。

2009年,郑州GDP也处于3300亿元水平,与济南无关,但郑州省会首位度达到17%,一句话半省江山建设郑州不为过。

到2019年,济南GDP9443亿,省会首批度13。3%,郑州GDP达到11589。7亿,省会第一名度21。4%。

10年来,直接拉开约3000亿GDP的差距,是高省会首位的威力。

看到这里,一定有人说高级省会是吸血省会,其他省内城市不能发展,但残酷的现实是,如果你所在的省没有城市,其他省发展的省会城市一定会跨省吸血。

。 如果你不相信,让我们看看下一个数据。

今年4月,澎湃的网络发关于2019年人口流出省的新闻。其中山东省是19。98万人居首位,其次是东三省,合计33人。13万。

这实际上是非常异常的。山东是中国第三大经济省,但人口流失严重,毕竟人才魅力不足,济南不能让山东人稳定留在山东。

幸运的是,自2017年山东省首次提出提高省会首位度的转向战略以来,济南在可预期的10年间在政策支持下逐渐扩大自己。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晒了半天的青岛。按理说,青岛是山东经济基础最好的城市,为什么得不到最好的政策资源?

一方面政治地位不同,另一方面青岛近年来对自己的战略定位有偏差。

改革开放初期,青岛从制造业开始,在优越的地理位置赚的盆满钵满,但从90年代开始,青岛开始工业化。

1978年,青岛三产分别为:22。7:52。7:24。6、同时期全国第二产业平均占47%。9的双曲馀弦值。的双曲馀弦值。

。 到了2019年,青岛的三产比例如下3。5:35。6:60。9、但此时全国二产比例为39。0、从比全国高5个百分点到比全国低3个百分点,青岛工业生产几乎腰斩。

那么钱去哪里了?看到高恐怖的第三产业,进入了金融服务的口袋。

。 除此之外,今年的中国循环战略被提上日程,对其他城市可能没有什么影响,但对青岛来说却是巨浪。

简单来说,出口方向变差了,外资投资也因疫情的原因变少了,用一句话概括,时代真的变了。

从12月中旬开始,网上报道青岛房价下跌的问题,这是资本家对青岛市场信心不足的表现,青岛想继续恢复过去的辉煌,还是要诚实地工作,你不是旧欧洲,去工业化真的不能玩。

另一方面,济南在困难的破壁中,建设强省会的道路很重,道路很远的青岛迷失在资本的海洋中,选择了需要调查的发展方向,在双重作用下产生了现状。

山东省没有富市,郑州、合肥等中心经济城市没有带动全省经济发展。

因此,山东省是无限的县,但山东省也没有富市。

关于下限,山东很高,但关于上限,山东很低,可以看到全国经济排名前三的人口流失的奇怪现象。

那么葱和蓝翔的刻板现象在这里也说明了,山东面临的困境需要时间清除本质,决策者需要一定的变革来完成发展上的革新,但未来很长,中国的经济发展离不开你我普通人的共同努力。

作者:金陵风语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