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桥:大选之后“大逃离”

澎湃新闻 阅读:33172 2020-11-20 12:17:58

原标题:南桥:大选之后“大逃离”

美国大选之后,传说中夫妻反目、父子成仇的情形并不多见。成年人大体上都意识到,核心家庭是大于政治的。当然,到了感恩节,七大姑八大姨一大家族聚餐,就不好说了。据说eBay上出售的这种招贴,放在家里客厅里,会有助于活跃餐桌气氛 —— 如果不怕有人掀桌子的话。至于朋友和熟人,就更难说了。大家会为支持拜登还是支持特朗普,争到脸红脖子粗,翻脸、争吵、退群、拉黑,不一而足。

网上出售的冰箱磁贴

这段时间我还看到了两种大逃亡:首先是对“主流媒体”的大逃亡。

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对于“主流媒体”先后宣布拜登胜选极为不满。美国大选之中,左翼媒体,如CNN, 自然唱衰特朗普。美联社相对中立,拜登在各州胜利稍微慢一点宣布。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右翼媒体、特朗普的老朋友福克斯新闻,播报拜登胜选比美联社甚至CNN还快。这种华丽转身让观众都看不懂,不知是不是急速切割,剥离“不良资产”?特朗普为此极为愤怒,指责福克斯新闻忘恩负义。过去,老百姓看新闻,会根据各自的政治倾向,去选择有线电视台或报刊。除了少数需要综合不同信源的专业人士之外,看福克斯新闻的人不会看CNN,看CNN的人也不会看福克斯新闻。2020年的选举,让CNN和福克斯两个立场几乎相反的媒体像两个手拉手的好朋友一样,走到了一起。特朗普支持者一怒之下,也不顾左中右区分了,将它们统称为MSM, 亦即“主流媒体”(mainstream media).

不看主流看什么新闻来源?他们开始看“另类媒体”(alternative sources)。人在经历创伤性事件后,第一个反应是“否定”(in denial), 或许这种另类的消息,是一剂膏药,稍微能够缓解一下伤后的疼痛。

新总统上任后,能否一切回到从前那种媒体和受众的关系,则很难说了。特朗普主政期间树敌无数,包括福克斯新闻之外的主流媒体。他将其称为“假新闻”(fake news)。传统媒体公信力遭受打击,取而代之的权威信源又未壮大,真空地带迅速涌来的,是各种假消息和阴谋论。大众传媒的整体生态,这四年被糟蹋得乌烟瘴气。

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接下来更有趣的事情发生了。继主流媒体被逃离之后,第二次大决裂,发生在社交媒体。中国朋友圈在退群和拉黑,美国人在干嘛呢?

围绕着拜登选票有无造假的问题,支持者和反对者生活在平行空间,消费着不同的信息来源。本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看什么新闻和他人无关。然而支持者和反对者毕竟不是虚构的人物,而是真实生活中的邻居、朋友、同事、亲戚。大家在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上抬头不见低头见,这就出现了种种尴尬。你会发现自己一贯崇拜的老师怎么是川粉?对方或许也在气恼:怎么这小子居然让左媒去洗脑了 —— 双方都坚定地认为对方被蒙蔽了。

推特和脸书在2016年的大选中,对于信息是不加甄别的。国外势力和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这种保守派机构趁虚而入,操纵信息来源,让不利于希拉里的信息大为传播。选举后,剑桥分析等机构遭到了舆论的强烈谴责。推特、脸书也因对假消息泛滥的绥靖而被非难。2020年,两个社交媒体平台吃一堑长一智,加强了管控。推特甚至对特朗普本人的推特多次屏蔽,或指出信息真实性存疑。质疑大选结果的“停止盗窃”(stopthesteal)标签被移除,相关消息发布者甚至被封号。封号在英文中居然还有个华丽丽的名字,叫“去平台”(deplatformed)。

保守派群众对这些社交媒体去平台式审查极为愤怒。大家开始针对脸书和推特大逃亡。我几乎每天都看到有熟人宣布离开脸书,转战Parler的消息。有的还充满仪式感地开加入Parler的派对,拉他人一起加入。Parler的下载量这几周屡破记录,最高峰时都没法注册成功。Parler号称是给大家言论自由,不给人“去平台化”的威胁。该平台的创办人是丽贝卡·默瑟(Rebekah Mercer)。其父亲就是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他是对冲基金经理,也是已解散的政治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联合创始人。

出于好奇,我也注册了一个Parler账户,发现入驻的媒体确实多为非主流媒体,而影响力名人多为保守派分子,如德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福克斯主持人肖恩·哈尼特等。进入主页后,第一个看到的是卖枪的广告,余下的多有针对大选不公的各种控告、抱怨和计划。Parler 越来越多被标榜为右派们的推特。如此大逃离,也是一种带有些悲情的抱团取暖。但是我纳闷,这样一来,岂不是成了回音壁?大家彼此听到类似的观点,少了观点的交锋,你好我好大家好,和气生财,日子久了,不闷吗?或许这是我多虑,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最终它们也会以别的方式走向新的分裂。克鲁兹等叫喊出走最凶的人,还强忍着被阉割的疼痛,不断在推特上发消息,终归还是害怕失去在“主流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我意识到,还新潮没多久的“社交媒体”都分出主流和另类了。2020年的地球转得很慢,该裂变的,该组合的,该转身的,各按其时,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