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泽远:在真实与虚构间游走

澎湃新闻 阅读:51760 2020-10-17 14:24:56

原标题:任泽远:在真实与虚构间游走

原创 任泽远 原梓轩 1839摄影奖

第二届1839摄影奖已经公布,为了让大家对获奖作品有更进一步了解,我们组织采写了大奖和优秀奖获奖者系列访谈,希望能对他们的作品有全面的介绍的同时,也能进一步推动他们的创作。

任泽远

1997年出生于浙江宁波,2020年本科毕业于浙江传媒学院摄影系,并即将前往罗德岛设计学院攻读摄影硕士。他将摄影当作一种跨学科的实践,并相信借助相机这一工具可以帮助他建立起重新看待眼前事物或概念的意识。作品曾被假杂志、腾讯谷雨、澎湃新闻等媒体发表。

终评委黎朗点评:

历史是一个创造的过程:历史不仅复原了它的对象,更创造了它的对象。任泽远以此作为创作的出发点,利用摄影和三频录像开始了一段对历史的考证与重构。个人游历、民间传说和貌似严谨的科学考据共同构成了对那段久远历史的书写。纷乱的现实图景和迷人的地方海外史之间产生碰撞一起完成了历史和现实的对话。在作品录像部分的结尾由火光、夜色和浓烟拼接成的流动画面中,更把并不可靠的历史带向晦涩的现实。

在真实与虚构间游走

1839摄影奖:谈谈《你们来过这里吗》这组作品。

任泽远:感谢1839,能让我借由这次机会重新思考和梳理这个项目。距离创作这组作品已经过去将近一年的时间,还记得去年的中秋是我第二次前往岛上拍摄。

这个项目起始于我对双屿港历史的研究,这个原本被称为“16世纪的上海”的东亚民间贸易据点在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它为何消失以及葡萄牙人是否来过这里是我在出发拍摄前的疑问。在前期的文献研究和首次实地拍摄的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证实”和“证伪”这两个行为都是徒劳且无意义的。在清楚了自己是艺术创作者的身份后,我基于拥有的两段关于民间传说的录像和一本被质疑真实性的葡文个人游记——这两者都夹杂谎言和虚构,以个人视角展开了创作。以及在作品阐述的最后,也是项目的标题——“你们来过这里吗”,不仅是向之前的葡萄牙人的发问,也试图呼唤观众踏入我所构建的,在真实与虚构间来回切换的游戏场域。

1839摄影奖:“你们来过这里吗”是对葡萄牙人的发问,创作的缘由是想告诉大家他们的故事?

任泽远:其实就是想让观众听我讲故事吧,因为整组作品就是我对那段模糊历史的主观臆想,对那段(可能是真实的)故事的阐述,只不过是从我的个人视角出发。考古学家以他们的知识储备和勘探经验挖掘、研究某段具体的历史,来告诉我们几百年前的故事,相应地,作为一个艺术创作者,我凭借自己的视觉经验和想象向观众叙述故事。在我看来,我们都在做同一件事——就是解读。

1839摄影奖:为什么选择这两个舟山小岛,有什么独特之处?

任泽远:我在开启整个项目之前,做了很多关于双屿港作为当时东亚民间贸易中心的研究。在查找相关文献的过程中,我发现历史学界对贸易中心的具体定位存在争论。之后也跟一位研究宁波港口史的老先生聊过,他给出了一个与之前资料都不同的定位,在最后我还是前往了被学者们讨论次数最多的舟山六横岛,的确岛上有关于葡萄牙人的传说。

1839摄影奖:谈谈选用三频录像的原因,在视觉观感和主题表达上有什么想法?

任泽远:在时长将近14分钟的三频录像里,两位老人分别在树丛和洞穴前用舟山方言向我讲述了两则民间传说,我也在他们的带领下寻(回)访了可能的地点,游走在山间还有海岸边。在地镜头的屏幕两端用不同机位记录的是我作为一位考古研究人员,在试图处理(清理和拓印)两件挖掘品的过程,这是我假想的一个时空,它们是“可能缺席的证据”。动态影像填补了很多元素,更完型了整个我想讲的故事,它跟静态照片在整组作品里相辅相成。相应地,头骨和石碑这两件证据在静态照片里由单色呈现。

1839摄影奖:在拍摄场景上有怎样的选取?

任泽远:我一共前往岛上了三次,其中第二次的时间跨度最长,在岛上呆了一个星期。每到一个陌生地方,我都会频繁地找当地人聊天,与他们的交流中我会得到一些信息和灵感,继而勾勒出之后大致的拍摄任务和路线。除了岛上的景观,我也会寻找一些指向时间、记忆、消逝意味的“自然线索”。

1839摄影奖:可以分享一下你对于个人游记、民间传说的看法么?

任泽远:在我看来它们都游走在真实和虚构之间。我在查找有关《远游记》的资料过程中,就有很多围绕这本游记中内容是否真实的讨论,《远游记》类似马可波罗游记一样都展示了作者对于文字的高超驾驭能力,“小说式的记录”和“可怜的权威”都是对它的评价;至于民间传说,因为人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不断的重组、排列,原先不存在的东西很可能在村民的口耳相传之间产生,出现一些偏差。但这就不代表我对游记和传说全部否定,换句话说,这两者的真实、确切与否都不是我讨论和苛求的,它们只是我利用的“档案”而已。很感谢它们!

1839摄影奖:接下来有什么新的创作,对于未来发展有何计划。

任泽远:因为疫情上半年我处于一个停摆的状态,以及发现身边好多人开始从今年研究占星了,自己也是其中一个,所以最近在看一些跟宗教学神秘学相关的书,至于新的创作目前还在萌芽阶段,在好好生活的前提下还是想让自己保持视觉敏感并且具备问题意识。

采编:原梓轩(西安美术学院研究生)

商务礼品赞助商

官方合作媒体

第二届1839摄影奖

第二届1839摄影奖(2020年度)自正式公布,启动征稿、获奖公布等重要推送均阅读量过万,收到来自全国高校的近千组作品。经杜海滨、段煜婷、韩磊、黎朗、李杰等5位终评评委四轮投票,第二届1839摄影奖所有奖项全部产生,来自天津美术学院的余乐晴凭借影像装置作品《鱼上山》获得第二届1839摄影奖大奖,引发广泛讨论。1839摄影奖重视评选之外的独立批评与学术观察,不让展览和评选沦为一时的“高光时刻”,期待建立一个立体、多元的持续性的良性批评生态。1839摄影奖努力让摄影走出艺术圈,成为一个文化事件。我们希望通过第一个十年的工作,逐渐勾勒出中国青年摄影艺术家的精神地图与时代样貌。

初评委何博 | 我问你三次你敢答应吗?

首届回顾

董钧/海杰首谈1839摄影奖 | 风面·对话No.3

关于1839摄影奖

“1839摄影奖”是一个由个人发起的纯民间奖项,以摄影术诞生之时为名,既回溯摄影的本体属性,也强调以跨媒介的开放姿态对其延展。面向国内高校在校学生,旨在检验国内高校学生创作和艺术训练中的认知与判断,邀请国内知名策展人、出版人、研究者、批评家、艺术家等组成评委会,整个评选和工作团队零报酬。评委会基于学生提交的作品进行判断,选取具有独立精神和艺术潜质的作品,以期推动和提升高校学生在创作中的独立意识和艺术表现能力;同时以专业评论、展览等方式加以推广,将中国高校正在成长中的学生创作近貌介绍给公众,进而推动中国高校学生摄影创作的健康发展。

策划总监:董钧 学术总监:海杰 秘书长:白茜

项目助理:罗凯

喜欢此内容的人还喜欢

原标题:《第二届1839摄影奖 | 任泽远:在真实与虚构间游走》

阅读原文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