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锦,花开有期

光明网 阅读:75024 2020-10-16 12:30:21

原标题:换锦,花开有期

换锦花是石蒜科植物,自生自灭于荒野,千百年来少人问津。但这又何妨,我独独喜欢它远离喧嚣、面朝大海的自由自在。

我与换锦有一个一年之约。去年九月,一位好友通过微信向我抛来几张在平潭拍的换锦花照片。但见远景是烟波浩渺的大海,近处的山崖石缝间,换锦花迎风而立,孤绝艳丽。我一下子被震撼住了,暗下决心,来年花开,定要与它们相见。

换锦花期一般在八月中下旬。今年刚入八月,我就翘首以盼。到了八月下旬,平潭的“花探”却带来不好消息:今年的换锦没了往年盛况,只稀疏开了一两丛,便草草结束花期。期待扑空,我默默收拾起遗憾的心情,并安慰自己“一年弱、一年盛”花事历来如此,再等一年吧!

九月上旬,一位平潭朋友带来惊喜:因为闰年,花期推迟,现在换锦花全部开了!欣喜若狂,便邀请两三好友,第二天便从福州驱车去平潭寻花。花不等人,昨日繁花,只消一夜风雨,便会落花满地,我们不想再错过!

当我们赶到朋友指示的平潭海边那片山坡,迫不及待地寻找换锦的美丽身影时,似乎被浇了一盆冷水,只寻到一丛丛花败后的残枝。大家陡然生出“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愁绪。真的就这样再一次错过吗?同行的一位花友仍不死心,在那片海的西边山崖上痴迷地寻觅。

终于,我们在山坳处找到一丛待放的换锦花苞。这是希望的花苞,此处有花苞,附近一定会有花。在呼啸的海风中,我只想大喊一声“换锦,你在哪?”

心有所系,似乎就有了神奇的力量。在经过一座大桥时,我不经意地往下一瞥,竟然发现桥底海边山崖上,几丛仙人掌边似乎开着几朵蓝紫色的花。换锦!来不及细细思考,一行人就冲下那一段崎岖的山坡。果然,三四丛换锦就在面前,背阴的山坡,让这几丛换锦迟些绽放。

“美人如斯,浅笑嫣然”,我们沉醉于眼前这几丛换锦的美貌中。海风肆虐,树木都忌惮,娇嫩如换锦,却迎风摇摆出最美的姿态,骄傲又自由。艳丽的、清澈的、坚毅的、柔美的、绮丽的、质朴的……似乎世间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可以同时用来形容它,且都不过分。华丽的伞形花序,一杆有花四到六朵,每一朵花都由六片花瓣组成,初始是可爱的倒钟形再慢慢绽开来。最惊艳的是它的花瓣,绮丽的色彩,海蓝、紫红、纯白、明黄、深紫、浅紫……缤纷却不杂乱,每一种色彩过渡到另一色彩都是最自然的转换。尤其是花瓣上的那几缕海蓝色,仿佛是把海铭记于心的印记。环顾四周,它们与乱草、与仙人掌、与嶙峋的礁石为邻,但愈显出它的柔美。

换锦的原产地就是我国。清朝《南越笔记》中记载了换锦名字的由来:“脱红换锦、脱绿换锦,此换锦之所以名也。”如此风骨与美貌却几乎无人知晓,不但未见文人墨客的颂咏,连文献资料也是寥寥无几。有人认为,可能野生的换锦生长在长江以南的荒凉海岛或深山中,所以世人不得而见,但这似乎只是它隐于世的原因之一。

花与叶两不相见,这样的不圆满,世人以为是件憾事,但人世间又哪得几回真正的圆满?从来都是亏则盈、满则溢。世人的偏见,给换锦背上了无妄的“不祥”之名,真是“明镜本清净,何处染尘埃。”荒岛山谷是孤独清寂的,却保持住它们最本真的模样。幸与不幸又如何而知?呼啸的海风从来不会凌乱任何一份久远执着的平静,如换锦这般。

感谢没有错过的换锦花期,感谢兴趣相投的伙伴一起赏花之行。幸甚至哉!

(全文共1352字)

[责任编辑: ]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